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假茅台横行中国:利润高过毒品 十瓶仅两瓶真的
    文章来源:北京邦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点击数:1244  更新时间:2011-12-16

        这小小的“杯中之物”,因有了“国酒”的鼎鼎大名,便身价大增,于是出现“真茅台抢手、假茅台也抢手”的怪事,造假的黑色产业链也随之形成

      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法治周末实习记者 刘紫瑞

      西南某市驻京办主任徐灿(化名)与茅台酒厂颇有渊源。平日里,他的电话响个不停,电话那头大都是希望请他“弄些茅台”的人。

      2010年的某一日,徐灿应朋友之邀到国资委附近的一家高档饭店小聚。酒店门口橱窗内有一个酒架,上面放有客人存在酒店尚未喝完的各式名酒,其中不少是茅台。

      当日徐灿兴致颇高,给朋友们鉴别了一下架子上的茅台酒。“这个是假的,那个也是假的……”徐灿的手指逐一移动。

      最后,徐灿下了一句结论,“十瓶里面有两瓶是真的就不错了。”当日聚会的一桌饭,话题就围绕茅台展开。

      这小小的“杯中之物”,因有了“国酒”的鼎鼎大名,便身价大增,于是出现“真茅台抢手、假茅台也抢手”的怪事,造假的黑色产业链也随之形成。

      96年前弥散在巴拿马博览会上浓郁的酒香,如今已被染上重重的金钱味和权力味。

      “真的茅台酒不好弄”

      2010年春节,深圳某高校教师林函回老家过年,带回了两瓶53°飞天茅台酒。

      老家聚会上,有人就问,茅台在不少地方都限购了,凭本人身份证在专卖店也只能买一瓶,多少人凌晨四五点就去排队都买不到,你从哪儿弄来两瓶?

      林函给喝酒的人分别倒上两杯,让大伙尝尝味道。

      每个人都抿了两口,之后大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不都是‘飞天’吗?”而且看颜色、挂杯、酒花根本没有差别。

      林函则笑笑说,这两瓶酒,一瓶是朋友单位向茅台酒厂批量购买后留下的,真货;而另一瓶是限购令出台前,一个经销商帮弄到的高仿货。据说,高仿货拿到柜台上卖,还叫价1000多元。

      一位酒类经销商张名(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真茅台进货很难,而且利润低,现在市面上所卖的茅台,假的居多。

      经常被要求“弄些茅台”的徐灿也表示,正宗的茅台酒不好弄。即使费劲弄来了,倒手的利润也微乎其微。

      徐灿介绍说,茅台酒的整个销售渠道,就是由三大块组成的:一是特供,二是团购和协议单位(含经销商),三是各省市区的专卖店。其中,前二者占到百分之七八十的量。“协议单位”,全国都有,大中城市的主要机关单位和企事业单位基本都是。

      虽然茅台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股份)是完全按照市场规律运行的企业,但是很多传统关系是其无法放弃的,例如,茅台酒厂和军队一直保持了友好关系,在酒库里,不少500公斤一坛的陈酿是部队将领“封存”的,意味着这坛酒已经被定购———“部队首长来这里,亲自用皮纸和塑料布把酒坛封严实,意思是这坛酒属于该部队的专用物资。”按照公司宣传部长的说法,“这种存的专用酒是不对外的,不是说有钱就可以来买一坛子茅台,要买,上专卖店买去。”

      目前茅台股份生产9个品牌的酒,即茅台酒、茅台王子酒、茅台迎宾酒、神舟酒、名将酒、财富酒、灿烂人生酒、仁酒、华窖酒。据知情人介绍,其中只有茅台酒、茅台王子酒、茅台迎宾酒是上市销售的,其他6个品牌是不上架的,即没有条形码,不进商店超市的,只能订购或专供,如名将酒是专供部队的,仁酒是专供贵州雅园饮食公司的。但是,只要是茅台股份的产品,上面一定会打有“茅台”商标和“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字样。

      徐灿常说的一句话是:“你想啊,每年就只生产那么多,这供那给,能剩下多少流通到市场上?”

      北京东三环附近一家茅台专卖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茅台酒难买,是由茅台酒厂的“限量提价政策”造成的。“2005年之前,我们店每天能有三四十瓶的货,价格不像现在这么高,也好卖。到2007年,茅台酒厂一边提价,一边限量,像我们这样的专卖店,想批半吨茅台也得求爷爷告奶奶地找关系。2009年,酒厂方面又加大‘限量’力度,将发货量减少一半;2010年,更将所有产品的出厂价平均调高20%,同时出台限价令,将其在专卖店的售价限定在959元每瓶;到2011年,又多了一条限购令。北京这种一线城市都如此,其他城市的情况,更可想而知。”

      酒圈网的总经理宓卓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酱香型白酒本身工艺就比较复杂,时间要求长,茅台经过5年窖藏才能出来,供应有限,而每年的需求量又很大,早多少年前,茅台造假就有了。

      比毒品利润还高

      贵州茅台的全线产品分为陈年酒、礼盒酒、普通酒和其他酒系列,飞天茅台是其中的主打产品。从2005年至2011年,53°飞天茅台的市场售价从每瓶368元飙升至959元,平均每年上涨百元。而到了终端消费者手中,更远不止这个数。

      目前酒圈网上53°飞天茅台的价格为2355元,宓卓解释说,是因为进货价又提了。

      尽管普通人买一瓶茅台酒要煞费苦心,但即使这样,还不能保证买到的就是真茅台。

      茅台镇位于仁怀市西北13公里,处在赤水河谷底的山坳里,闷热、无风。特殊的生产环境、传统的制酒方式,使最普通的茅台酒也需酿造5年,无法像其他名酒一样实现大规模生产。2003年,茅台酒年产量勉强达到万吨,2009年才突破两万吨。

      2010年,茅台酒厂年产酒量为2.2万吨,其中53°飞天茅台产量约为1万吨,除特供、团购和协议单位的那部分,真正分到各省市区专卖店的,只有两三千吨。按每个省级行政区平均有10个地级市计算,每个地级市一年能分到6至10吨茅台酒,也就是6000瓶至两万瓶,每天的供应量最多也只有50来瓶。

      据贵州省商务厅副调研员陈有泰接受媒体专访时介绍,去年全年,全国茅台酒消费量就达20万吨。如此算来,市场上90%的茅台都是假酒。

      2011年10月24日,大庆市商务局酒类稽查大队对大庆市一家大型超市内销售的茅台酒进行检查时,发现该超市销售的茅台酒有问题。在追查酒品来源时,找到了称自己是黑龙江省茅台酒总代理的供应商宗某。听说自己送到超市的酒是假货,宗某非常吃惊,并于11月21日向大庆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报案。

      12月4日,在宗某的两处库房内,侦查员经查点发现,库存的假茅台酒共计314箱。包装箱上都有“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字样,箱里还配备了茅台酒防伪识别器,从外表看,这些茅台酒确实能够以假乱真。

      经茅台股份鉴定,宗某代理的茅台酒大部分为假货

      据宗某说,2010年他通过两个朋友,花900万元取得了“茅台酒黑龙江地区的代理权”。

      他没想到的是,不仅这个代理权是假的,而且这两个骗子还在给他的货中掺假。12月6日,大庆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将这起假茅台酒案破获,可以证实的是,这些假茅台酒都是茅台酒厂附近的小作坊灌制出来的。

      正宗茅台所受到的追捧,显然也波及到茅台镇生产的其他品牌的酒。在年终,这些酒分外走俏。

      然而,与正宗茅台相比,这些酒的价格还是小巫见大巫。茅台酒的暴利,“全世界的食品里找不着,比毒品还贵。”徐灿说,“经销商拿货600多元,卖出去就1600多元。”

      张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传统市场的白酒经过了好几个环节才到卖家手中的。假茅台的利润奇高,造假之风盛行。

      “要不然怎么那么多高价收酒瓶子的人呢?还不是造假。各种档次的都能给你造出来,现在造假不是弄假酒,更准确地说是以次充好。茅台王子酒灌进飞天茅台的瓶子里,这算好的。100块一斤的酒灌进去,一倒手卖上千块,利润多高啊,做真酒反而不挣钱。”张名说。

      至于这些假酒的销售地方,张名说酒店、超市、商场都有。茅台酒厂供货紧张的情况下,有些专卖店也会卖假酒。当然,他们不会放在店里公开卖,而会混在一件酒里,3瓶真3瓶假,买的人根本不知买的是真货还是高仿货。

      “而你到很多的烟酒铺子和高档酒店问一问,你要1件、两件他都能给你弄来,甚至要10件,他会告诉你等两天也有货,而这里几乎不可能有真货。”

      对于所谓的“国务院特供酒”,张名表示,只要在市面上流通了,就肯定是假酒。而有知情人表示,所谓“国务院特供”肯定不是茅台股份生产的,想一想就知道了,既然是供国务院,直接供茅台酒就行了,干嘛还要弄一个“国务院特供”。

      造假产业链

      一次聚会,徐灿带着几分酒意,在餐桌上现场教大家如何区分真假茅台。他抬起右手,对一瓶茅台酒的纸质包装盒用用食指弹了几下———这瓶酒是他自己带来的,然后抬起眉毛向四周宾客示意:“听见没?这声音多清脆。”

      在徐灿看来,茅台酒的包装盒中都有玄机:真的茅台酒,包装盒必定制作考究,敲起来声音响亮,且“放好多年都不变形”;反之,敲假茅台的包装盒,只会听见“很闷的声音”。

      但在另一个场合,当有人问及更多“鉴定”细节,徐灿又唱起歌打哈哈:“说也说不清楚……”

      一位哈尔滨老茅台玩家王信(化名)向媒体表示,老茅台造假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这些假酒贩子花1万元收来旧酒瓶,再用生产于上世纪80年代的塑封把酒瓶封好,从外观上看,真酒假酒已经无法辨别了。假酒太多了,自己现在是不敢收了。”

      《法治周末》记者走访了几家礼品回收店和烟酒经营店,几位老板都表示回收茅台礼盒,并十分在行地反问记者:“外包装完好吗?防伪涂层有没有刮开?开瓶时有没有破损?”

      “礼盒里要有瓶、铜开瓶器、验酒器。”老板们表示。

      回收礼盒价格从300元到4000元不等。53°飞天茅台礼盒1400元。而对于年份酒礼盒,15年的贵州茅台300元,30年的1000元,50年的3000元至4000元,80年的,上万块都收。

      目前市面上,上世纪80年代初的老茅台酒售价大概是4万元左右。即使品相差一些,售价也不会低于3万元。这样算下来,造一瓶假酒,扣除成本,可以获得接近两万元的利润。

      据记者了解,几乎每个“老资历”的礼品回收店和烟酒经营店,都有一两个经常联系的“中间人”,后者高价收走品相完好的空茅台酒瓶、酒盒后,再转卖给假酒制造者。“中间人”还会盯住两个地方:一是废品回收站,因为有些“不懂行”的人喝完茅台后,往往会将酒瓶、酒盒当废品卖掉,这些5毛钱一个的废酒瓶被“中间人”收走后,简直是一本万利;另一个是高档酒店,很多高档酒店的餐饮部都对服务员进行过开酒瓶的专业训练,以求做到不刮花防伪涂层、不破坏防伪标志、瓶口能严丝合缝地重新盖合。一家礼品回收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大多数顾客在酒店喝完茅台,酒瓶扔在酒店了。”

      那么,谁又是这些空酒瓶的真正买家?按一个经销商的说法:“10个茅台酒瓶,8个回到茅台镇”。

      在茅台镇,大大小小有600多家小酒厂和作坊,其中70%都是茅台酒厂内部员工所建,余下的30%,也是员工的亲戚建的,徐灿向记者如此介绍。

      “茅台酒厂全厂职工近万人,内部员工为这些制假贩假者以假乱真带来了便利,也给相关部门的治理带来了麻烦。就像一个家庭里的双胞胎兄弟,弟弟如果穿上哥哥的衣服假冒哥哥,连父母都很难区分。”茅台酒厂的一位管理者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内部员工造假酒的最大“便利”,就是酒基。所谓酒基,是指刚生产出来、未经任何勾兑的原浆酒,是造酒的关键物。通常,酒厂职工从内部拿一件老酒(10斤),视年份不同,价格在500元至800元不等,而以这10斤老酒做酒基,能勾兑出上百件假茅台。此外,茅台酒厂旗下有一系列产品,较低端的茅台王子酒和茅台迎宾酒也深受员工们的“青睐”,被大量用于自家作坊里勾兑假茅台酒。

      通过对真茅台酒的勾兑,加上从酒厂拿到的包装和正规票据,使这些假酒无论味道、包装等各方面都跟真茅台毫无差别。而这些造假者都能达到批量生产,日产量上百件,加上专门的销售渠道,这些假茅台酒在全国供求旺盛。“尤其是下半年和春节前后,每天就要发货几十上百件。许多酒楼、宾馆甚至超市都在出售假冒茅台酒。”

      除了这种产自茅台镇的高仿茅台,各地的造假之风也盛行。

      而这种假茅台从酒本身、包装、商标、酒瓶、瓶盖、防伪珠和防伪标识都是伪造的。目前,重庆、湖南、河南、黑龙江相继破获的假酒案中都可以看到大批量的假茅台。

      据日前黑龙江警方破获的一起假酒案的嫌疑人王洁所说,她炮制的假茅台全部销售给了酒类专卖店。

                                                                                2011-12-15 法治周末

     

Live Chat by comm100